心动文手叶溪归

彼时少年志高只道世人负我

其实我为什么这么生气呢

主要是前天刚在群里撩了个cp,我人生第一个cp,好不容易刚聊了五分钟连亲亲抱抱都没有呢,突然亲友小窗告诉我lof出事了我就杀回来和人撕。等我撕完回去刚好看见我cp群里自闭,我这个人又话废,昨天睡了一天一句话都没捞着和我cp讲。


我想起来了就很气,特别气,非常气。


叶溪归今天也在等cp放学亲亲抱抱举高高。


【宋晓薛】非粮食向

◎占tag致歉


你好,叶溪归。未换圈名前叫做洛墨。

就是之前几天被麦兜小姐姐占了tagdiss的洛墨,tc事件当事人。


本条发布内容为非粮食向,只看文不撕x的小可爱们可以退出

本条发布内容为非粮食向,只看文不撕x的小可爱们可以退出

本条发布内容为非粮食向,只看文不撕x的小可爱们可以退出


预警已经打好了,这条lof专为撕x发布,只专注粮食的小可爱现在退出还来的及。


我左思右想没人比我更有资格发布这个声明,诸位入圈早的想必对我和麦兜的撕x略有耳闻。且之前以我的让步结尾,只是麦兜前些天刚入了v就被人民群众举报撤了,她大约是心中怨愤难平所以打了tag旧事重提轮番diss我和替我说过话的人,我着实忍受不了他混淆视听,颠倒黑白,可怜兮兮的卖惨说我欺负他,因此,迫不得已打了tag反击。只希望圈子里一些被她蒙蔽的人能睁大眼睛看好了,到底谁有错,谁无辜,谁该走,谁该留。


实际上我前天已经以图片的方式发过了反盘,只是昨天起床看见自己反盘被锁屏了,且申请解锁失败,因此迫不得已再一次发声,这次走微博链接。文章里和评论里我都会放一份。


放链接之前,我仍然在这里给大家道歉,因为之前已经占过一次让大家吃过瓜和打扰大家的心情了。然而我第二次仍然占了tag。因为麦兜占了tag撕我在先,且不打tag撕x是圈里不成文的规矩,只是我惊奇的发现评论区还有人去安慰一个开过tc死不认错的人,因此再次占了tag,打扰了大家吃粮的心情,我很抱歉。


我一宿没睡,反复思考自己该不该占第二次tag打扰大家吃粮,甚至三番五次问了自己的列表。所以思来想去我还是希望能还给大家一个真相。


倘若有人和我讲“你们撕来撕去的撕个没完能不能把tag撤了。”

我和你讲“麦兜何时撤了颠倒黑白的tag我便何时撤了自己的。”


为了表达自己的歉意之情,我将从转发里面抽三个人,评论里面抽五个人。

邮寄零食和你喜欢的任何周边甚至帮你约个喜欢的画手稿子都OK。

周边这东西,小到挂件大到c服,我都OK

零食这东西,便宜到辣条或者贵到成盒费列罗,我都OK

只要你喜欢,我都OK


谨以这点微不足道的福利表达自己占了tag的愧疚之情。


一宿未睡,现在头疼的要炸,准备睡个觉,等我睡醒就开奖。



这是麦兜ID @烧麦本麦 

以下是链接,微博一共九张图片,是我做的反盘。

评论里还会丢一份。

https://m.weibo.cn/6028216434/4315558172028099


【置顶须知】2.0

#置顶换了

幸识,叶溪归,以前叫洛墨。

扩列QQ1316614671


◎全员恶人,别和我讲什么道理,你站我就是理。

◎安静如鸡写文,不洁癖,擅长be

◎“你是我的朋友,这点从来没有变过,不管你是不是站在我的对立面。”

◎前提是,你不违法。

◎“这个圈子现在乌烟瘴气,被踢出原耽体无完肤。但我想和它一直站在一起,因为这是我的初心。”

◎上述是用亲友的一段话勉励自己。

◎“你喜欢的应该是能打动你的文字,而不是我。承蒙错爱,谢谢你们喜欢我的文。”












【浮云】将倾

◎cp冷点没关系,好嗑就行

◎没头没尾的小段子

◎裴昀这个人完美诠释了什么叫脸皮厚,可是没办法,杜清昼喜欢啊


密室里的烛火跳转不熄,柔和的光勾勒出男人俊俏的轮廓,不像落魄的囚犯,反倒是个风流少年郎。

“裴昀,你太自负了。你觉得这一切都是理所应当吗?”

杜清昼负手看着他。

探花郎抱着酒坛子,醉的双眼迷离不知身在何处,半晌才回过神。

“啊——,你是指喜欢我这件事吗?”

“我觉得挺顺其自然的,想当年咱们从岭南离开的时候你不是还说要带我回去折梅赏雪吗?”

杜清昼眉头一跳脸上一红刚欲反驳,却被人从背后环住。裴昀的下巴搁在他肩上蹭着,像个渴望亲昵的小孩子。

“从陇右战场上回来的时候我就想说了——”,他拖长了尾音。

“折梅不用,赏你就够了。”

“站到我身边来,可以吗?”



大唐不能没有你,我也不能。



死在常家马车轮下的七岁幼童叫做薛洋,死在义城那间屋子里的无名少年叫做阿洋。


“你看啊,连爱你都需要隐姓埋名。”


“可我还是留不住你。”


“晓星尘”背负双剑喃喃道。


我此生最恨无非来不及这个三个字。


【晓薛】祈

◎他来世间一场,他见黑暗有光。




有团光浮在义庄里破败的屋子里。


薛洋突然睁开眼,急切的伸出手,那团光便悠悠落在他的手心。


这不是晓星尘的残魂,薛洋有些失望。他眸子里渗着冷,盯着那团光出神。


举头三尺有神明,一定是他的心还不够诚,用的阵法还不够毒,晓星尘才回不来的。


薛洋攥紧了手里那团光,突然一股灼痛感传来,再低头一看,竟是灭了。


他无端生出一股烦躁感,开口一句话没来得及骂便一阵天旋地转。









再睁眼时天光乍破,屋子还是那间破败的屋子,棺材还是那口冰冷棺材,里面的人还是个魂散的死人。


原来刚刚是做了一个梦。


薛洋想了想还是闭眼睡了过去。


再睡一会儿吧,睡足了才有精神聚魂,身子虚弱到时候连个符都画不成,况且今日还要对付夷陵老祖。


薛洋隐隐约约觉着那梦有什么寓意,到底是好的还是坏的他也猜不准。可他认为必须是好的,一定是好的,他已经等了晓星尘八年了,毕生所学都搭进了这件事。



“我已侯君不归魂良久。“


“神明在上,若真垂耳倾听,恶徒薛洋愿舍一切换其生机再起,劳烦今日助我一次。”


他临睡前如是想。








end


“喜欢你是死路一条。”

“为了你万死不辞。”

【薛瑶】酒敬故人

◎薛瑶小片段,时间线是薛洋死后


◎ooc致歉


◎“那份未曾坦露的心思便藏在酒里,愈发绵长。”






后来金光瑶拎着酒坐在孤坟旁边。


那坛酒是某日薛洋替他办完了腌臜事儿囔囔着要报酬才酿的。金家向来在吃喝用度方面“不拘小节”,酿酒更是一绝,入口滑爽芬芳,回味无穷。从前便有仙家打趣道:“金家哪怕是退了仙督的位子,在街头卖酒也能富甲一方。”


当然后来被金光瑶以“大不敬” 的由头私下拖走扔给薛洋当炼尸的材料又是另一回事了。


“金光瑶,你金家还差这几个酒钱了?”


“并非。” 金光瑶无奈的笑了笑,“只是这桃花酿制作所耗时间极长,薛公子的急性子怕是等不得的。”


薛洋眼珠转了转,笑嘻嘻的抱着降灾看他。


“那我泡的酒也不错,要不敛芳尊屈驾到小的‘寒舍’一叙?”


金光瑶想起了紫红色的舌头眉头一跳,笑道,“成美,你且住口。”


后来桃花酿费劲千辛万苦酿好了,薛洋是个想一出是一出的主,早就忘了。金光瑶每日忙的焦头烂额,更是记不得了。


于是这坛酒便在地下陈了数年,久到金光瑶今日拿出来的时候忆起这些恍若隔世。


“竟也是那么久的事情了……”




坟冢旁。


草木稀疏,微风拂面却带来阵阵寒意。金光瑶摘了乌纱软帽放在一旁,眼里晦暗难明。


他将烈酒尽数浇于黄土,连带未曾表露的相思。





“敬薛客卿不计前嫌仗义相助。”


他垂下眼眸,最后只低低唤了一声。


“成美。”




end